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隐形的翅膀

平安是福平淡最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缠 绵(一)  

2011-06-16 14:36:28|  分类: 美文鉴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缠 绵
作者:雪灵之
曾经缠绵的温度,今生复仇的劫数。
遇见奚成昊之前,简思从没想过,一场错爱,可以摧毁一切。
18岁,她与他辗转承欢。少年意气,以为承诺过,便是一生一世。
孰料怀着奚家骨肉,却被奚母拒于门外。
磅礴的雨夜,简父不忍屈辱,病发离世。
同时上演的,是奚成昊在大洋彼岸的锦绣新生。誓言如梦。
心已成灰。不可说,不可碰。
五年时间,天使堕落人间。坍塌的家庭,积郁成疾的母亲,
如今,她只求安安静静维持生计,
却因老板奚纪桓的追求而重遇其堂兄奚成昊……
往事并不如烟。
她恨他,但也不过如此罢了。生活已剥夺她还击的权利。
若不是奚母的再度介入,让她连唯一的亲人也失去,她不会竖起所有防卫。
既然他仍然爱她,而她,除了爱情,再无还击的武器,何不两全其美?
缠绵至死,怎能让你置身事外?
这篇小说的另一个名字---《梦痕》 ,《缠绵》是出版书的名字。

 

Chapter 1
简思的手机永远放在震动,为了能感知来电,只能放在贴身的衣服口袋。无论多理所当然的时间,无论多充分的心理准备,当口袋里的电话一动,她还是会莫名其妙地被吓得轻轻哆嗦,也许……五年来,手机里传来的永远是坏消息,她下意识的恐惧着。
她定了下神,拿出手机来看,是条短信:我在你家路口等你,蒋正良。
简思淡淡苦笑,蒋正良还是那么了解她的处境,尽力不使她为难。三年前他从外地大学放暑假回来,到她家看望她和她妈妈,她妈妈当着他的面就尖刻地骂她不上进,愤懑地说:连蒋正良都上了名牌大学,前程似锦,她就知道犯贱找男人,连累家人,自己也只能上个三流学校,自作孽还拖累别人。
蒋正良的表情她现在都记得,错愕,难堪……理解。他了然和同情的神色比任何话语都伤害她,是的,她妈妈没有一句话说错,她家成了现在的模样都是她害的。蒋正良的父亲以前和她爸爸一起做生意,后来虽然分道扬镳,她和他作为同学,相处的十分融洽,高中三年,他是她唯一的朋友。原本是她帮他讲解题目的,结果……他上了名牌大学,她休学一年,因为种种情况,只能读本地的不入流学校,勉强混了个大学文凭。
轻手轻脚地溜出家门,妈妈正在看上午热播的电视剧,无心理会她。原本气派的小区经不住岁月的摧残,再加上是当年比较早的商品房,各项手续都不全,房产证都是去年才办下来的,根本没有物业维护管理,如同一个被抛弃的妇人,苍老的格外迅速,仅仅几年,就沦为贫民窟一般脏乱不堪。
西装革履的蒋正良站在阴暗破旧,贴满小广告的胡同口那么不协调,引来过路的好事人频频观望。她惴惴地走过去,蒋正良看着她走近,苦涩地笑了笑,尽量轻松地说:“看来还是约的不够远。”
“没……没事。”她习惯性地低头看自己的鞋尖,不知道为什么,就连正良,她都无法抬头直视。
蒋正良看着这个年轻的女孩,每次看见她,他都会想起两家人在酒楼餐聚,第一次看见她时的情景。其实,她一直都是这样乖巧娇气的,白皙细致的皮肤,乌亮水漾的眼睛,每一眨动细密纤长的睫毛就在晶亮的黑瞳上忽闪拂过,看什么都好像有些好奇,却小心翼翼,像矜贵而幼稚的小波斯猫。让人看了既想把她搂在怀里轻抚,又想坏心地揪她的耳朵惹她喵喵叫。面对可爱到极致的东西时,都会使人产生这样的恶念,或许奚成昊就是这么想的。
如今的她,再没有精致漂亮的衣物,廉价的衣服穿在她身上,依然恬美好看。头发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公主般的披散着,绾着精美的小发饰,为了方便打理,只用了个黑橡筋随便地扎了马尾。其实,她还像以前那么漂亮,只是那种生活在安逸环境中的安全感消失了,那曾经让她即使是公认的乖乖牌,身上也笼罩了层淡淡的光芒,虽然她并不是自信的人……
如今那层光芒消散了,这么好看的她显得灰蒙蒙的,丢在人群里再不显眼,或许她和你说话的时候,偶尔抬眼看你的时候,才让人发现……其实她的确算个大美女。美女虽然是天生的,但至少要扬起那张天生美丽的脸才能让人发现吧?她总是低头,近乎卑微的低头。
他明白,她在母亲面前无时不刻的负罪感,让她养成了这样的习惯。
以前她是温室里的娇嫩花朵,盯着她看的时候她会脸红会害羞,但绝不会像现在这般瑟缩。她的羞涩在艰难的生活中变成了怯懦,他早就发现,盯着她看得久一点儿,她就会惶恐不安地偷偷检视自己,生怕哪儿出了洋相。娇弱的花朵变成了路边野生野长的含羞草。
他对她说过的,她不应该害怕别人的眼光,她嚅动了一会儿干燥的嘴唇才对他说,有一次她没注意,为妈妈收拾排泄物时在衣服下襟沾了一块,正好那天学校是大课,当着几百人,几个嘴快眼尖的女生嚷嚷出来,所有人都嫌恶地掩鼻避闪,本来座位很紧张的阶梯教室,在她周围竟然形成空座隔离带。
他听了,不知道该怎么鼓舞起她已经残存无几的自信。
她误会了他的沉默,连忙道歉,说自己不该说起这么恶心的事……他看着她紧张局促的神情,突然就哭了。
她错了么?她也不过就是在十七岁那年喜欢上一个不该喜欢的男人,很多女孩子的初恋都不美好,但为什么她却要背负这样沉痛的惩罚?
“一起吃午饭吧?”他对她说,“你马上毕业了,工作的事怎么样?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。”
“不……不了。我也不能出来太久。”她连忙拒绝,有些结巴。
“那就去前面的冷饮店?”他并不勉强她。
犹豫了一会儿,她缓慢地点了点头。
这一带没有好些的店铺,廉价冷饮店的俗艳假花上落了层薄灰,显得更加难看,端上的饮料杯子上也带着斑斑水渍,蒋正良用吸管搅拌了下杯子里过大的冰碴,终于还是没有喝。
“我为你联系了一个助理秘书的工作。”他并不拐弯抹角,“不过是临时合同,工资也不是很高,你刚毕业,社会经验也不多,带你的前辈正好是我的朋友,在各方面都会对你照顾一些。而且那个公司是嘉天集团里的小公司,工作并不繁重,你好好学习,没意外的话转成正式员工问题不大,工作环境很好,待遇比起其他的公司算是优厚了,离你家也近。”他听张柔说起她公司缺个小助理的时候,就觉得这是老天爷给简思准备的机会。
“嘉天集团啊?”她惊讶地眨了眨眼,那是很多同学梦寐以求想去的地方,是省内三强企业,据说他们的扫地大妈都比小公司的文员待遇好。
“真的吗?”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,怯怯地问。
“对了,你也在嘉天的一个公司里吧?”她听他说过,他爸爸现在和嘉天有些生意往来,所以他一毕业就借光进了嘉天,正良为人踏实认真,在年轻人里算是稳重的,虽然是靠关系进的企业,好像很得老板赏识。
他把抄着电话的纸递给她,“星期一9点就立刻打电话预约面试时间吧,定好了赶紧通知我,我陪你去。”
“面试……”她担心地皱起眉,“很严格吗?”
他笑笑,“别紧张,思思,你也要明白,刚毕业的女孩一般是接不到什么重要工作的,你只要听话肯干,其他并没什么难的。”
简思点头,喝完自己的饮料,明白,助理秘书,就是办公室小妹,以她现在的情况,她有把握做好这项工作。“谢谢你,正良。这么多年,你帮了我太多的忙。”难得她看向他,但感激的表情让他十分心酸,如同刚才他看着她满足地喝掉粗劣的冷饮。
“再别对我说这样的话!”他有些埋怨,“你要记得,我是你的朋友!”
朋友……她在桌下握紧手心,他是这么说,她却不能这么想。现实摆在眼前,他帮她实在太多,多到已经产生了沉重的心理负担,因为她没什么可回报他的。她就如同一只落在他手臂上的蚊子,他大方的让她吸血而已。
她想了很久为什么他会对她这么好,肯定不会是喜欢她,他知道她的过去,知道的那么清楚,他也不是个圣人。只能是不忍心吧,毕竟都在他能力范围里,只是随着他的平步青云,他能帮她的越来越多,让她在他面前越来越抬不起头,她和他也不再是平等的了。朋友?只是他厚道才这么认为,这么多年,他就说自己是她的恩人也不为过。


Chapter 2
简思站在海图公司的铸铁围栏外,有些紧张地仰望着这栋小二层的建筑物,她来来回回路过这个时尚的小楼无数次,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在这里工作。正良说要来接她,她拒绝了,两站地也不远,她又熟悉道路,何必再麻烦他。海图这块街区已经靠近南城的商业中心,很多崭新的建筑和道路,和她住的地方虽然相隔几条蜿蜒的街道,却好像是两个世界。她每次从学校回家就要经过这里,一路走回去,就好像时间倒流一样,退了十年。
她来得太早,蒋正良还没来,看门的中年男子从门口的小房里出来扫院子,偶或奇怪地看她两眼,她有些难为情,站得更远一些。
接近上班时间,各式各样的人或匆忙或懒散地汇聚起来走进小楼,漂亮的轿车也陆续开来填满院子的停车线,简思往更不引人注意的角落躲闪,她不知道这些陌生而时髦的人里哪个会是她的上司,被人家看见傻等的模样终究不好意思,更怕莫名就给人留下不良的印象。
她躲避的太成功,以至于蒋正良停好车四下观望都没找到,还给她打了电话。临进大门前,他什么都没对她说,只是拍了拍她的背,鼓励地看了她一眼。简思知道自己肯定是太紧张了,表情都扭曲难看,她感谢地回看了蒋正良一眼,再习惯性地低下头,用冰凉而颤抖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。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多么期待这份工作。
因为早就约好,蒋正良和大厅的前台说了一声就被允许上楼,海图的建筑风格很超前,用了很多玻璃材质,就连楼梯都是钢化玻璃的,简思没踩过,第一脚塌上去还心惊胆颤地试了试,惹得跟在后面的蒋正良发笑。
二楼的四分之一被区隔出来,外面挂着块艺术感十足的磨砂玻璃引导牌——总经理办公室。
刚进门,就闻见一股高级香水的味道,人也迎了上来,简思把头低得更低,没敢抬眼打量周围的一切,只是盯着自己干净却陈旧的鞋尖。
“来了?”年轻女人对蒋正良说话十分熟稔,也没握手,简思生怕人家向她伸出手来会发现她的手心里全是汗,暗暗的把手贴在裤子上擦了擦。
“她就是你说的那个同学?”女人似乎无法置信,很直接地低了下头来瞥了她一眼,简思才意识到一味这样垂着头或许会给人非常不好的印象,才局促地抬起头来寻找对方的视线。
这是个非常漂亮也非常干练的女人,神采飞扬。见她抬起脸,女人毫不避讳地直视她,细看她,简思受不了这样的注视,心慌意乱地瞥开眼光,假装去看周围的环境。这是她只在电视里看见过的奢华,她突然沮丧,她和这里……格格不入,她不该抱这么大的期待。
“她……真是你的同学?”女人不得不再次问了蒋正良。
蒋正良笑了笑,“小一岁吧,嗯……就算是学妹。思思,这位是我大学同学张柔,以后你还是叫她张助理,人家可是总经理助理。”他揶揄地看了看张柔。
“你可真显小,说是高中刚毕业都没人怀疑。”张柔有点儿不是滋味,略带醋意地瞪了蒋正良一眼。
蒋正良直奔主题,“先把试用合同签了,闲话有的是时间说。”
“急什么?!就她一个人来应征,难道还会从地里长出个人来抢不成?我这可是徇私,你说怎么办吧,我这么有原则的人。”张柔哼了一声。
简思眨了眨眼,突然有点儿明白,张柔和正良说话的语气是不同的,是打情骂俏的娇媚。怪不得正良会第一时间得到这个信息。
“请你吃饭,大餐!”蒋正良看着她拿出合同,催着简思签字,直到张柔开锁拿出印章鲜红红地盖在纸上才松了口气。
“行了——”张柔坐在旋转皮椅瞟着他,“保驾护航就到这儿吧,人也留下了,剩下全是我们自己的事。放心,这也没有吃人的巫婆。”语气酸酸的。
蒋正良点头笑,嘱咐地看了简思一眼,“那我先走了,我今天上午公司也有事。”
刚一转身,张柔就恨恨地哎了一声叫住他,蒋正良似乎当着简思的面有些不好意思,比了下电话的手势,人就闪出门去。张柔对他临去看自己的一眼很满意,半嗔半笑地看着他离去时摇动的门。
“你就坐那。”接着脸色和语气就恢复正常了,一指靠近隔离区的小桌子,也是离里面的办公室最远的那张。简思连连点头,跟着她走到小办公桌前。张柔利落地拉开右首最上面的抽屉,里面有内部通讯录,工作计划之类的书册,吩咐她要尽快记得。“以后电话进来你负责接,就说海图奚总办公室,问清楚来电人的姓名,事由。奚总不在,要记得留下对方的联系方式,奚总在,记得要问清楚再接进去。”
简思咬了下嘴唇,“奚……总……”
她的声音有些颤抖,惹得张柔看了她一眼,“嗯,我们的老总叫奚纪桓。”
简思松了口气,瞬间惨白的脸色也恢复些许颜色。
“你……”张柔靠在桌子上再次细细打量她,“到底是蒋正良的学妹还是同学?”
“同学,我高中家里有事,休学了一年。”明白她为什么要盘问,简思倒并不怎么紧张,反而很想把事情说清楚。
“同学……当初很熟?”
“主要是当时我爸爸和蒋伯伯一起做点儿小生意,两家算是朋友吧。”
张柔满意她的答案,想了下,淡淡地问了一句,“你是本地大学毕业的?”
简思垂下眼,点头,轻轻嗯了一声。
“这工作也没什么难的,只要上心仔细就行。上班时间要化点儿淡妆,你么……涂个唇膏也就可以了。最关键……”张柔敲了下桌面,口气有点儿奇怪,似提醒又似讥嘲,“要本分。上一个小姑娘就是因为痴心妄想才保不住工作。”
本分……痴心妄想……
简思脸上的血色再度退去,似乎这几个词要纠缠她一辈子!
“你现在不懂没关系,只要记得我和你这么说过就可以了。”张柔似乎也觉得把对上一个助理秘书的嘲讽牵连到她身上也不好,缓了下语气,“我也是一片好心,要不是看在正良的面上,这话我根本懒得说。”
“谢谢。”简思很诚恳地道谢,她怎么会不懂痴心妄想的下场?“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